母亲说晚上到我屋里来我射適妈妈的隂道内涵吧图片

送走自己的父亲,景空形依旧向着武技阁走去。 一路上,一些人看到自己向着武技阁的方向行去,全部都指指点点,一些人更是放肆的大声笑起来。 https://www.bjhocy.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05.jpg “快看,那个人不是我们族内最神奇人物吗?今天怎么没喝酒,跑武技阁来了?” “我估计是喝醉了没找到厕所,去武技阁尿尿去的吧,哈哈哈。” “嘿嘿,如果他真的在里面尿尿,那就在咱龙喧镇,再次大大的出名一次,而且也不用等明年族比,今天就可以让他提前滚蛋了。” 听着周围的人肆无忌惮的议论自己,一些人更是景家的下人,景空形心中也不禁感叹人间冷暖,狗眼看人低。 对这些人的议论,两世为人经历各种打击挫折的景空形自然不会在意,来到了武技阁,将自己的族牌交给看守的三长老,在三长老不屑的目光中进入武技阁。 “空形,你修炼等级太低,只能在一楼寻找功法,两个时辰后,不管有没有找到功法,都必须出来。” 听到二长老生硬的话语,景空形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走进去,却发现偌大的武技阁,已经有一些人在里面借阅了。 众人看到是景空形到来,短暂的惊讶后,一些人立刻露出了鄙夷的眼光,更有一些地方已经发出了阵阵哄笑,一时间众人谈论的话题,赫然是刚进来的景空形。 对于周围的议论,景空形习惯性的当做了耳边风,自顾自的寻找一些功法。 武寅国,功法分为天地玄黄四等,每一等又分高中低三品,这一楼的功法,全部为黄阶低品功法,以及一些残缺的功法。 所谓残缺的功法,也就是一本功法中,也就记载着一招两招,根本无法融会贯通,这些功法也难以修炼,虽然有些是高阶功法的残本,但因为不是开头,所以修炼极为不易,难以上手。所以这些残篇也并不被家族重视,就直接放在了一层。 看着一楼几个架子上数百本书籍,也看的景空形眉头直皱。这么多的功法,想找一本合适的还真是不方便。 时间一点点过去,就当景空形准备去看看残本的时候,眼光一扫,在架子下面发现了一本《风絮拳》的功法。 翻开风絮拳的介绍,上面写道:风絮拳,修炼大成者,如同风中柳絮,飘忽不定,出招神出鬼没,继续无比,具有极强的攻击性。练习难度,五星! 看到这练习难度,景空形不禁眉头皱了皱,没本功法,家族都会注明其修炼难度,一星到五星难度不等,其中一星等级的修炼最容易,而五星功法修炼起来则困难无比。 看到这个难度等记的功法,景空形想要放回去,但是找了这么久,也只有这一本功法的简介吸引住了自己,而且威力不俗,咬咬牙选定了这一本,然后来到了残篇区。 残篇区这边根本就没有人过来,看到景空形走了过去,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人立刻又哄笑起来。 也算是景空形脸皮够厚,当下也不多话,自顾自的寻找。残篇功法并不是很多,一个书架,残篇功法也就三十本左右,功法都已经残破不堪。就这几本功法,景空形很快就找到了一本功法《疾流剑》。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景空形选择的这两本功法,都是以快取胜,当然,景空形选择残篇《疾流剑》更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这本功法是唯一一本是开篇功法,里面只有一式,入手应该较为简单些。 “哟,景海,来借阅书籍啊。”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入无形耳中。 “关你什么事?”一道稍显稚嫩的声音有些愤怒的回应,显然对此人很不感冒。 “你看你这是什么态度,见到我也不叫兄长,有你这么做小弟的吗?真是不懂规矩,欠踹!”那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嘿嘿一笑,他身上的两人也同时发出一阵哄笑。 这阴阳怪气的家伙叫景潘,自己大伯的二儿子,年龄十四,实力也是二印,隐约间有突破二印的征兆,资质也算是不错。 而景海则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年龄十二岁就有二印的实力,这天赋显然很不一般。 “如果没有什么事,那我就走了,你让开!”周海此刻也有些火大,不过看景潘那边有三人,也不敢太过分。 “哟呵,本来没有什么事,但是现在有事了。”周海皮笑肉不笑道。 “什么事?” “你看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就这种语气和你族兄说话的?你以为你比你那废物哥哥强上一点你就是天才?” “无形是我大哥,但是,你不配!”景海冷冷的说道。 “草!我找你有事,就是教你,什么叫家族的规矩,真是不懂礼数的东西!也罢,本大爷也是心善之人,今天就给你一个赎过的机会,现在在这里叫一声,我大哥是废物,我也是废物,我今天就放过你!”景潘得意的看着景海,他就不信这家伙在自己三个人面前还不乖乖就范。 “我大哥不是废物,你才是真正的废物!”景海一字一顿,即使势单力薄,依旧不低头服软。 “草你吗!今天老子找你,就是要告诉你,如何尊重兄长,让你知道我们景家的规矩!”景潘此刻老脸都有些挂不住,这景海还不知好歹,屡次让自己下不了台面。 虽然同为二印,但是景潘的实力还是要比景海深厚一些,景潘伸出手照着景海的脸颊扇去,景海猝不及防下,只得慌忙歪头试图躲过这攻击。 “啪——”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在一层武技阁回荡,众人惊讶的看着场上的情况。 景海听到这道声音心里一揪,暗道这次面子算丢尽了,自己一定要找景潘拼命维护自己这脉的尊严,随即便有些诧异,怎么只听到声音,脸上没有疼痛的感觉? 急忙睁开眼睛,却看到景潘此刻身形狼狈的捂着左脸,左脸颊上出现五道鲜红的巴掌印。 不待景海心中疑惑,就感觉自己身边站着一个人,急忙扭头看去,立刻惊呼道:“空形大哥!” “景空形!这个人竟然是景空形!”周围的人立刻发出阵阵惊呼。 “这景无形,怎么如此胆大了?竟然敢打景潘的脸,这次景空形惨了。”对于景空形要遭殃的念头,立刻浮现在了周围人们的脑海。 “景空形,我要杀了——” “啪!”不待景潘说完,又是一道清脆的巴掌声传来,景潘根本没想到景空形竟然还敢打自己,猝不及防下,右脸颊也被景空形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有你这样称呼族兄的吗?真是不懂规矩,我景家的风气,都被你这种货色给败坏了!今日打你,便是教你家族的规矩!”景空形怒喝一声,一股不怒自威的神色立刻镇住周围的人。 这些人也都是十几岁的年龄,大一点的也就是十六岁,小一点的也就是十一二岁的样子,平日再张扬跋扈也只是在家族里面,比起景空形这两世为人的老油子来说,确实是嫩了好多。 “家法明确规定,族内子弟,不得随意滋生矛盾,更杜绝私下暴力斗殴,景潘,今日便放了你,一旦你再胡闹,我定禀告爷爷,家法伺候你!” 景空形声色俱厉的说着,一时间真的镇住了众人,众人心里也模糊的记得,家族里面确实有这种规定,想到家法,一些人也不禁退缩了些。 “景海,我们走!”景空形大手一挥,立刻带着景海向着武技阁外面走去。 等到景空形走了半天,众人才回过神来,整个武技阁,立刻回荡起景潘杀猪般的声音:“景空形!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二长老面色古怪的看着景空形离去的背影,最终嘀咕道:“这小子,今日倒有些骨气。” “弟弟,今天如果我不在,你就要被打,而且他们人多,你只要服软叫一声我们是废物,这件事不就完了?”景空形淡淡的问道。 “父亲经常和我说,我修炼资质不错,一个武者,就要有一个永不服输的心才能不断的变强,而且父亲还说,人活一口气,就要维护自己的尊严,就要维护自己亲人朋友的尊严,如果我说了,大哥的尊严也会被我丢了的。” 听到景海的话,景空形心中也是暖暖的,对于自己身体的这个身份,也有了更强的认同感。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有时候小小的退让一步,也是保全自己的一个好办法。这就是退一步海阔天空”景空形淡淡的说着,这话却让景海心中一愣。 随即景海就摇了摇头:“今天我还是不愿意丢掉尊严,我要保护我们的尊严。” 听到景海的话,景空形大笑起来:“哈哈,好,那你以后就都不失尊严,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好汉!” “我回去了,还有,想一直保存尊严,那就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很强的高度吧!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再次大笑两声,景空形就向着自己的住处行去。 看着景空形离开,景海心头也感觉有些怪异,自己的大哥,竟然给自己一种很神秘的感觉,不过景海毕竟年幼,自然不会对这种问题深究,看着空形离去的方向坚定说道:“强者为尊,我定会成为强者,维护我的尊严!”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bjhoc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