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英语课代表下面校花女友竟变成了仇敌的性奴动态

陆瑾尧看着欧语希的反应,心里觉得万分的欢喜,手臂用力,将欧语希抱了起来,抬脚就驾轻就熟的走进了欧语希的房间里,手上一个用力,将欧语希甩到了床上,陆瑾尧整个人全部压了上去。 等到欧语希再次恢复清醒,已经是深夜了,欧语希坐在浴缸里,任由一旁的陆瑾尧给自己清洗身体,困意来袭,眼睛微微阖上,放任自己在陆瑾尧温柔的按摩下进入了梦乡。 https://www.bjhocy.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041.jpg 陆瑾尧看着面前平时干练自强的欧语希现在乖巧的如同一只任人宰割的小兔子,心里一片柔软,给欧语希擦拭好身体以后,自己匆匆冲了一个冷水澡,两人都躺进了被子里,陆瑾尧将欧语希紧紧抱在怀里,心里十分平静,又欧语希在自己怀里,十分安心,两人以夫妻的睡觉的姿势紧紧抱在一起。 次日清晨,欧语希被阳光晒醒,,翻了身,发现自己被人紧紧箍住无法动弹,欧语希突然清醒过来,看见面前的仍是一副稚气未脱的少年模样的男人,阳光洒在陆瑾尧的浓密的睫毛上,陆瑾尧有着女人都羡慕的浓密眼睫,让欧语希忍不住伸出手指在陆瑾尧的脸上轻轻抚摸。 只见身下的男人突然深吸了一口气,勾起了唇角,大握住了欧语希在他脸上的作怪惹得他脸颊很痒的小手,慢吞吞睁开了眼睛。 “我好看吗?”低沉而有磁性的男声传来,带着一丝丝揶揄,带着一丝丝愉悦。 欧语希被男人抓了个现行,迅速的想抽回自己的手,却受到一股禁止的力量。 陆瑾尧又开口道:“想白白占我的便宜?我像是那种人,恩?” 欧语希推了一把陆瑾尧,“你还躺在我床上呢?昨天晚上到底是谁耍流氓?我身上现在还酸呢!” 欧语希说完以后就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因为她发现陆瑾尧的笑渐渐变得邪恶。欧语希将整个手覆上陆瑾尧的脸,捂住他的眼睛,不让他再看自己窘迫的模样。 欧语希掌心下的火热的陆瑾尧的唇轻吻了一下她的手,欧语希如触电般的收回自己的手,陆瑾尧喉结微动,低低的笑了出来:“好了,既然昨晚我对你耍了流氓,现在我补偿你,继续陪你睡一会,恩?” 将欧语希的头按进自己的怀里,陆瑾尧将下巴放在欧语希的头顶上,手臂收紧,欧语希没有挣扎,就着这个姿势又睡了过去,欧语希知道这样以后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发生某一些微妙的变化,可那又怎么样,她就是想任性一回,面对着这个男人,自己没办法心如止水,可是她亦知道,过了今天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会有任何变化,她仍然是那个狠心抛弃男朋友的薄情女人,陆瑾尧仍然是那个回国找自己报复的雷厉风行的总裁。 现在这段时间,就让她放纵吧…… 欧语希察觉到到脸上有湿湿的感觉传来,皱皱眉,被闹醒了,睁开眼睛,看见是陆瑾尧在自己脸上胡乱啃咬,一巴掌就扇了上去,对自己被闹醒这件事情很不爽,没好气道:“刷牙了吗?就亲我。” “没刷牙就不给亲吗?那我以后天天刷,你天天给我亲。恩?” “滚远一点。”欧语希揉揉自己头发,掀开被子去了卫生间,穿上拖鞋哒哒哒走到了浴室中简单洗漱了一番。 欧语希正在厨房中准备早餐,感觉到后面传来一股力量将自己抱紧了一个十分温暖的怀抱里,头顶上也传来一阵压力,欧语希不回头都知道是陆瑾尧,持续着自己被闹醒的坏心情:“别闹。去餐厅坐着。” 陆瑾尧非常享受欧语希指挥自己的感觉,十分乐意的放开了欧语希,进了餐厅。待到欧语希端着早餐进入餐厅,入目的就是陆瑾尧圆圆的脑袋顶着杂乱无章的蓬松的头发,双手支着下巴,见到欧语希进来,双眼突然有了神采,看着欧语希一步一步走到自己身边,心脏如同泡进了蜜里,只知道傻笑。 而欧语希看着陆瑾尧毛茸茸的可爱模样,差点出现了他们回到了从前的整日泡在蜜罐里的美好时光。 欧语希有些恍惚,不再去看陆瑾尧看着自己的热切的目光。 早餐在陆瑾尧看着欧语希的热切的目光和欧语希不发一言的情况中结束了。 两人都要各自出发去上班了,欧语希默认了陆瑾尧要送她去上班的坚持。到了欧语希公司楼下,陆瑾尧撒娇着找欧语希讨了一个吻,安心的放欧语希下车了。 下午 欧语希从顾宇辰办公室报告完工作以后,接到了来自一个她怎么也不会忘记的号码的来电。 “欧语希,我真是没想到,我儿子一回来你就又勾搭上了他,你又想干什么?你真是和你那个妈一样。” 欧语希如坠冰窖,浑身冰冷,她不明白陆瑾尧的母亲是怎么知道陆瑾尧来找自己的。 而陆瑾尧的母亲在电话那头已经生气到按耐不住自己想要狠狠骂一顿欧语希的欲望。 陆瑾尧的母亲看着陆瑾尧这两天人又总是神出鬼没,晚上也不在家里睡觉,害怕他一回来就又去找欧语希了,于是逼问了一直跟着陆瑾尧的司机,没想到司机的回答就是让她最害怕的也是最不希望听见的——陆瑾尧果然又被那个小狐媚子勾了魂! “我现在不管你在哪里,你现在就出来,如果你不出来我一定让你身败名裂。”蒋母的语言仿佛一把寒刀,狠狠的刺在了欧语希的心上,那被掩盖多年的痛苦又再次出现在了欧语希的脑海,是啊,当年也是这样,欧语希心中暗自哭笑,在他们眼中,我始终是一个私生女,始终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狐媚子。不过他们还以为我是当年的欧语希吗,她暗自握紧了拳头,阳光透过办公室的窗户洒在她的发梢,欧语希微微一笑,既如此,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bjhoc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