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乱女小说 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我当风水师的那些年

第九章 线)

听到这话我欣喜不已,感觉有眉目了,就在这时罗三水突然走了出来,问:谁要杀你?!

二傻被罗三水吓的哀嚎一声,缩到了角落里瑟瑟发抖。

是谁要杀你快说!罗三水步步紧逼。

是你。二傻战战兢兢的说。

罗三水不甘心,扣住二傻的手腕一翻,逼问道:那我是谁?!

我觉得罗三水有点过激了,果然,二傻的彻底癫狂了,吼叫着跟罗三水扭在了一起,双手乱抓张嘴就咬,竟然把罗三水这神人搞的毫无还手之力,我赶紧出来扯开二傻,一脚把他蹬到了角落里。

哎呀我去,这疯子真狠啊。罗三水捂着伤口龇牙咧嘴说。

这时二傻好像想起了什么,仿佛当我们不存在了,不停捶打自己的后脑,嘴里嘟囔道:死了,都死了,我的错,是我的错。

只见他说完就去翻床底,拖出纸箱,从里面取出元宝香烛,又跑到厨房翻出几个烂苹果橘子,通通装进了编织袋,反复嘟囔刚才相同的话就要出门。

接下来发生什么我们很清楚了,他要去饭店屋后的树祭拜了,于是我们没让他出门,直接把他打晕弄上了床。

照刚才的情形来看二傻不仅不是凶手,而且可能是十多年前那案子的受害者,跟这案子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水哥,看你挺沉稳的怎么刚才这么冲动。我抱怨道。

QQ截图20181121142329.jpg

第十章 线)

看他那种状态我本想扮演凶手的,没想到弄巧成拙,失策啊。罗三水懊恼道。

要不我们在试一次?我提议道。

还不等罗三水回答二傻突然清醒过来,大叫一声:陈老板,不要杀我!叫完后他又昏迷过去了。

我和罗三水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道:陈石!

我们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出现了!

陈石、陈石妻子、二傻这三者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三者当中一死一傻,现在知道的恐怕只有陈石了!

我和罗三水商量了下,觉得我们能做的已经有限了,就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虽然无法定陈石的罪,但完全可以赌一把,我们打定了主意,报案!

我们连夜赶到了县刑侦队报案,得知我们是来提供顺风汽车饭店案线索的,重案一组的刘志刚队长接见了我们,他还以为我们是来提供司机横死的线索,得知我们要报的案是饭店十多年前的案子很震惊。

罗三水拿出硫酸瓶和半截小腿骨摆在办公桌上,说:凶手用硫酸将受害者在水池里溶尸冲入下水道,石岗村二傻毛有才也是这件事的受害者,十多年过去了,幸好天网恢恢,证据依然在,在饭店屋后的树下还埋着一具婴儿骸骨,你们可以马上带人去挖出来。

刘队长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好一会才回过神问:你们是怎么发现的?

于是罗三水就把半夜听到屋后哭声,以及如何推测出树下有尸体和找到二傻的事告诉了刘队长,当然,这当中有些细节都略去了没有说。

刘队长听后有些不快,说我们发现尸体就该马上报警,不该擅自调查破坏证据,责怪完后他话锋一转,又称赞我们有勇有谋,只是劝我们以后别这么干了。

调查员通过户籍信息找到了陈石的资料,当晚刘队长就下令兵分两路,一路前往饭店挖出婴儿骸骨,将二傻带到刑侦队,另外一路直扑陈石老家,千里缉凶!

在刑侦队等到了黎明时分,陈石被带到了刑侦队,我们终于看到了陈石的真容,陈石已经四十来岁,留着络腮胡子,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着忠厚老实,任谁也看不出是这么残忍的凶手,从他波澜不惊的表情上我感受到了两个字:冷漠。

陈石面无表情的坐在审讯室里,我们跟刘队长通过监控画面看了审讯过程,整个过程陈石有问必答,但答案让我们高兴不起来,他否认自己杀害了妻子宋爱芳和孩子,面对审讯员摆出的硫酸瓶和腿骨,他表示不知道是什么,哪怕审讯员把二傻带进审讯室,二傻看到陈石当即产生了反应,吓的缩在角落里哭喊别杀我的时候,也没让陈石有半点面部改色,心理素质强的令人吃惊。

陈石的心理素质非常强,毛有才虽然表现出了反应,但以他的精神状态不可能成为证人,人证物证都有问题,恐怕无法定陈石的罪。刘队长抽着烟一筹莫展。

听刘队长这么说我们也没了主意。

此时警队法医送来了化验报告,警方将陈石、毛有才、宋爱芳、以及婴儿骸骨进行了DNA比对,宋爱芳和婴儿确系关系,但让我们震惊的是婴儿不是陈石的孩子,而是二傻毛有才的孩子!

这结果太出乎意料了,以至于我们也懵了。

难道陈石的杀机是因为老婆红杏出墙?我喘息道。

瞎猜也没用,距离就只差一步,现在只有让陈石开口这案子才有转机。刘队长说。

罗三水收起了焦急神色,想了想问:如果他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亲口承认犯罪过程算不算证据?

算,你说的是催眠?刘队长反问。

算是吧,不过跟你们的催眠不同,我有一套自己的办法,只要刘队长同意我马上可以进行。罗三水说。

可以,不过我要在场确保证据的真实有效性。刘队长点头说。

行,但我有个要求,录影要删去我这办法的实施过程,只录陈石招供的那部分。罗三水说。

刘队长犹豫了下就点头了,随后我们三人一起进了审讯室,除了陈石外其他人员一律被支出去了,我也好奇罗三水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在陈石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说出实情。

陈石,你最好老实交代,不然等你的是法律的严惩!刘队长严厉的说。

陈石抬眼看了我们一眼,他的眼神冷漠的叫人不寒而栗,只见他嘴角扬了下说:我知道凭现在的证据定不了我的罪,我没杀人,用不着吓唬我。

刘队长捶了下桌子吼道:我们拿到了化验报告,孩子的生父是毛有才,你老婆红杏出墙,你怀恨在心,已经有足够的动机杀人了!

一般男人听到老婆红杏出墙多少会有愤怒反应,但陈石听后脸部肌肉只是微微抽动了一下,除此之外并没有更多的反应,人性二字仿佛在他身上得不到体现。

陈石沉默了一会,一字一顿的说:我没杀人!

刘队长脸色难看向罗三水投来了目光,他已经放弃普通审讯办法了。

罗三水凑到刘队长耳边耳语了几句,刘队长好奇的问:这些东西管什么用?

你要信我就只管去准备。罗三水说。

刘队长将信将疑打开门招呼手下过来,然后吩咐他去准备东西,没多一会罗三水让准备的东西都有了,一个海碗、一个鸡蛋、一盘檀香、一个老式录音机,除此之外罗三水还拿出了自己的东西,黄符纸、磁带、朱砂、笔墨等物。

刘队长看到这些东西皱了下眉头,对罗三水的身份有所了解了,拉着他去了角落,小声斥责道:你这是搞封建迷信啊,要知道这可是刑侦队!

刘队,你还有更好的办法让陈石开口吗?我知道你们不信这些,但现在这种情形什么办法都得试。罗三水说。

刘队长哑口无言,神情松动慢慢放开了手。

罗三水也不管刘队长了,自顾自准备起来,他把磁带放进录音机里播放,在一阵杂音后录音机里传出了道教音乐,还夹杂着低沉的念咒声,随后他又点燃檀香,审讯室里顿时变得气氛怪诞,那道教念咒声更是让人昏昏欲睡。

陈石有了一丝诧异,不过他并没有理会,表情依旧平静。

罗三水把鸡蛋打在海碗里,将蛋黄弄掉留下蛋清,又在黄符纸上写下符箓点燃,在手中挥舞一阵,嘴里念念有词,跟着把符纸烧在了碗里,搅拌蛋清和符灰一口气喝了下去,我看的都恶心了。

我和刘队长在边上默默的看着,罗三水缓缓盘坐在地,双眼紧闭,双手合十,手指不断变换指花,最后把动作定。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bjhoc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