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娇妻:律师大人别惹我在线阅读全文免费

第3章 陆律师……

洛心对着镜子洗脸,歪着头用脑袋和肩膀夹着手机,对不起啊妈,等我这边处理完了事情,安顿下来了就回家看望你和爸。

安顿什么安顿?家里好好的房子你不住,难道还要跑出去租房子吗?怎么,嫌现在我们住的房子小,容不下你了?洛母不依不饶。

洛心自小出生在富裕的家庭,父亲曾是叱咤商场的地产大亨,只是后来家道中落,家里的住宅也从带庭院的别墅搬到了市区普通的住宅房。

听洛母这么说,洛心酸涩,抽了纸巾擦着脸上的水,无奈道,妈,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好了,甭和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正好他朋友的儿子周六来咱家做客,不管怎么着你周六都得回来!

洛心知道洛母的意思,估摸着是要给她介绍对象,只得附和着,好,我知道了妈。

挂掉电话,她长吁了一口气,转身走下台阶。

迎面,却和一个人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被撞的人没什么反应,颀长的身姿笔挺着,倒是她趔趄了一步,差点崴了脚,一把扑在了男人的身上,洛心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臂,摸索着扶稳身体。

而至始至终,男人都没有搀扶她的意思。

对不起!对不起!嘴里道着歉,洛心忙着整理衣服,仓促间抬起头。

在看清来人的刹那,她整张脸几乎血色尽失。

阿言?下一刻,她倏然反应过来什么,连忙改了口,陆律师……

她指尖一缩,甚至不敢再扯他一下,连忙松了手,往后退了一步,和他保持了半米的距离,您,您怎么出来了?

该不会是刻意来堵她的吧?

洛心抬手将鬓边的发丝捋到耳后,而她的举动落入陆瑾言的眼中,岑冷四溢。

这是她一紧张时就会做的小动作,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改变。

他冷着脸,周身都散发着寒潭般的气息。

洛心喉咙一哽,感觉双腿随时要瘫软下来似的,以她对陆瑾言的了解,这是陆瑾言要发火的前兆,她一秒也不敢多待,我……我先回包厢去……

她拔腿,飞快的要从他身边经过时,陆瑾言忽然扯住了她的手臂,把她整个人用力的往后一拽。

‘啊!’地一声尖叫,陆瑾言便发了狠似的将她带进了‘女厕’,‘砰’地一声踹上门,反手将她抵上了墙。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着,洛心努力的往后缩,可几乎退无可退,陆瑾言凛冽的气息从头顶直泻而下……

QQ截图20190131162623.jpg

第4章 他有孩子了……

我需要一个理由。

他盯着她,冷声开口。

什……什么理由?洛心结结巴巴地抬起头,目光所及的是陆瑾言滋生了些许胡渣的下巴,胡渣很短很齐,看的出来主人平时有良好的生活习惯。

你回国的理由。陆瑾言逼近她,嗓音听起来暗哑冷岑,既然走了,为什么要回来?

他四年前就发过誓,这辈子,他都不想再看见这个女人的这张脸了!

他抓着她反抗的双手,高举在她头顶,压迫式的盯着她,似乎在刻意的压制着内心的某种情感,如果只是为了这次的合作案,那我劝你可以直接放弃。安阳的合同价格根本不在景润预期之内,这次的合作不可能谈妥!

洛心怔住,眸中不可置信,她全然不曾料到陆瑾言会直接这么明确了断的告诉她最终结果。

可这到底是因为合同的价格太低,还是因为他们之间的私事导致合作失败?

让他连丝毫商量的余地都不给?

我知道了。她低声开口,语气听起来有些沮丧,可这个时候忽然话锋一转,抬起眸和他对视,不过我不会放弃的。

……陆瑾言眼眸骤沉。

这是超过了他意料之外的回复。

而他从她的神情上,并没有看出半分的玩笑,而是一本的正经。

这一刻,陆瑾言的心脏好似忽然被刀锥狠狠的击打,在这个女人的眼中,原来只有他,才是可以轻易放弃的那一个。

卫生间内温度骤降,陆瑾言的脸色异常难看。

一触即发的时刻,门外倏地传来唐小糖‘咚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紧绷的气氛。

洛心姐?你在吗?洛心姐?

……洛心的心迅速紧张到了喉咙眼,生怕下一秒唐小糖就会推门而入。

她和陆瑾言几乎同时扭头盯着那被来回转动的门把手。

唐小糖还在砸门,不罢休的趋势,洛心姐,你在的话就吱一声!

洛心忽然有些庆幸刚才陆瑾言反锁上了门,不然要是被外人瞥见他们这样,指不定传出什么花样绯闻来。

她和陆瑾言都没出声,唐小糖又敲了一阵子没得到回应,便走了,还念叨着,奇怪!洛心姐不是说去卫生间的吗?怎么没人呢?

关键很奇怪的是,酒席上的陆律师也忽然不见了!

脚步声渐行渐远,洛心这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来,她动了动手臂,忽然意识到她和陆瑾言还僵持着这个尴尬的姿势,而男人冰冷的脸色毫无波动。

恰巧此时,陆瑾言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对方很执着,一个接一个的打来。

洛心小心翼翼的提醒,你,要不要先接电话?

陆瑾言似是有了些不耐烦,目光盯着她,右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便手指划开,喂。

洛心瞥见,来电显示是‘晴雨’二字,一下子便愣住了。

所以他是和裴晴雨,在一起了吗?

陆瑾言将手机放到耳边,话筒里传来女人焦急的哭声,瑾言,瑾言,你现在在哪里?皓皓忽然发了高烧,陈妈又请了假,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皓皓一直在抽搐在哭,我……我……

果然,裴晴雨抽泣的哭声中,夹杂着男童的啼哭。

陆瑾言的脸立刻绷紧,我知道了,你在家里等我,我现在回去。

挂掉电话,他将手机揣回兜里,看向洛心时,神情又冷淡了几分。

与刚才对电话里女人说话时的态度不同,面对她时,他长眉皱成川字型,有一丝的不耐,话我已经说的很明白。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bjhoc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