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性过程写得详细的文字

好几个小姐都像捧月亮似的围到了他身边,唱歌的唱歌,陪喝酒的陪喝酒,坐大腿的坐大腿,娇滴滴的叫着“三少” 三少不喜形于色,却也来者不拒。在场的男人轮番给他敬酒,一来二去,场子里的人都有点喝高了。 https://www.bjhocy.com/wp-content/uploads/2019/1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2356.jpg 我陪的客人是个搞房地产的老头,头发都掉的差不多了,满嘴黄牙,一直搂着我腰说我长的像范冰冰,我笑嘻嘻地贴着他说:“您还真说对了,其实范冰冰就是我姐,我俩是一个妈生的,小时候睡过一个被窝。” 他被我逗得乐呵呵的,满身横肉乱甩。他说我很有意思,接着一只手就放到我的腿上,一路往上摸。我后悔今天没有穿丝袜,他油腻腻的手心抚摸在我的皮肤上,别提多恶心。 他明知道我全身僵硬,还故意用嘴唇凑近我的脖子,时不时蹭一蹭,拿些荤话逗我,眼神猥琐。 灯光被调得更加昏暗迷离,包间的气氛变得有些情色。 我正抵抗着老头的骚扰,有人突然喊热,说要喝冰水。 我不抬头也知道这把公鸭嗓子是谁,匡天传媒的老总赵士德,四十而已,看起来跟六十的一样,听说是吃多了壮阳药导致肾衰竭了,现在玩女人全靠sm。 阿漫一直跪在地上负责倒酒,她在酒杯里多放了几块冰,递向沙发最右的赵士德。 原本大家都没注意阿漫,因为服务生是没有说话权的,眉眼低垂,专心伺候所有人的酒水。 赵士德瞧了瞧阿漫手里的酒杯,一口没喝就说不够凉。 阿漫急忙往里面又加了两块冰。本来大家都觉得没什么,可当阿漫重新把酒杯递给赵士德的时候,他醉醺醺的突然抓住她的手,非要她陪他喝酒。 阿漫吓坏了,解释道:“会所里有规矩,服务生不能陪客人喝酒。” 赵士德极不耐烦的拽起她想往外拉,说:“规矩老子说了算,能不能喝酒我带你去跟领班说。”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明显急促有火气,我感觉得出来,如果阿漫被他拉出去,绝对不是喝一杯酒的问题,我用眼神示意阿漫,这里可不是小场所,包厢里的每一个人我们都得罪不起。 阿漫却始终坚持原则,一遍又一遍的解释,“先生,我还是个学生,只是来这里做服务生的。” 赵士德端起倒满高浓度洋酒的杯子重重的磕在阿漫面前的桌子上,恶狠狠道:“只是让你喝杯酒而已,你存心不给面子是不是?” 阿漫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一直摇头拒绝说自己不会喝酒。 谁也没想到赵士德抬手就是一耳光,阿漫直接倒在了桌子上,撞倒了一堆酒跟被子。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却没谁站出来阻止,在场所有姐妹都不敢替她说话,包括我。 那老头已经喝醉了,粗鲁又蛮横地把阿漫拽起来甩到沙发上,掐着嘴巴给她灌酒。 阿漫被逼喝了好几杯,那老色鬼还不肯放过她,死死压着她的头,拿起酒瓶直接插进她嘴里。 阿漫一时无法接受,呛得直哆嗦。 赵士德发完泄,脸色稍微好了点,放开了阿漫头发,打了个酒嗝,指着她鼻子说道:“开个价吧,一夜多少钱?” 阿漫连声咳嗽,脸上分不清是泪是酒,狼狈极了。 我站起来刚想出来替她说话,阿漫已经拿起杯酒,哑着嗓子开口,“我在喝一杯给您赔罪行吗,先生,对不起,我真的不是做那个的。” 我眼见着那位三少不轻不重的冷嗤了一声笑话,赵士德才脸色一变,抬起脚就踹向了阿漫。 阿漫倒在地上,手中的杯子摔在了桌子上,杯子里的酒…… 我瞄了一眼,发现全都洒在了那个三少的裤裆上,心瞬间就替她提了起来。 “我靠,三哥。” 殷敏擎指着三少裤裆一咋呼,大家都看了过去。 三少没有说话,面色阴沉的看了眼阿漫,又看向了赵士德。 赵士拎起阿漫又给了是一耳光,下手又快又狠,阿漫半边脸瞬间肿了起来。 “你他妈不长眼也就罢了,还敢得罪慕少,跪下道歉。”赵士德拽着阿漫的头发,一边甩一边骂。 我心里一阵悲愤,却又无能为力,阿漫是个还在上学的好女孩,这群人渣。 但我没想到洋酒的后劲儿上来,阿漫疯了一样推开了赵士德,指着三少鼻子大骂人渣。 三少的脸色沉了下来,殷少站起来就要踹阿漫,却被三少拉住,打电话说了句,“成兵,叫人进来。” 不到一分钟有几个大块头推门而入,三少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冷笑,“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人渣。”说完跟几个大块头使了个眼色。 那几个人直接把阿漫按倒在沙发上,就开始扯她衣服。 我当时都吓傻了,有些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回忆,这场景我太熟悉了。 刚来会所那儿,我也只是个服务生,懂的规矩也不多,好在那时候有琴子照顾着我,没吃多少苦。 但在京城这个从不缺少地位雄厚的人物下苟且,想要侥幸逃脱困难太难。 我记得那天,有个客人想要点我出台,我没答应,我是服务生啊,怎么能出卖身体去做那种生意,赚那种脏钱?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bjhoc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