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

只是偶尔回想起第一天的自己,才知道成长的过程就是如此,就像这一层层的黄土,堆积起来变成生命的厚度。

“哭哭侠?”我听到一个显然是指向我的声音,而且我认识那个声音,“哭哭侠!”我躲在食堂打饭的人群中间想要装作看不见他,不管是这个新绰号,还是想起那天的那些丢人行为,我都只想做一只把头埋在沙堆里的鸵鸟……

“逮到你了,”浩大步流星的走过来抓住了我的肩膀,“哭哭侠,不认识我啦,最近怎么样,又哭了没。”

“哦,好好,好,我们出去吃,出去吃。”我连忙把他推出了食堂,一想到刚才好多人顺着他的叫声笑嘻嘻的盯着我看,我的脸上就火辣辣的烧个不停。

那是我跟浩第一次单独吃饭,他一个劲的鼓励我多参与一些学校的活动,改改我内向的性格,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内向,可能真的是话不多吧。我喜欢跟他吃饭的感觉,就像一直在听一个大哥哥讲故事。

分开的时候,我们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手机上聊天了。先是每隔三五天,后来是一两天,再后来甚至每天都能聊上点什么话题。

浩带着我去礼堂的电影院二楼看电影,那里黑乎乎的从来没有开放过;浩带我到图书馆一楼工具房后面的那间隐蔽的办公室学习,他说那是他导师的自留地;浩带我去游泳馆游泳,每次和他比赛他都先游到岸上,然后朝我踢水花;浩,我的整个大一,都是浩。

离开你刚刚喜欢上的地方,刚刚喜欢上的人,刚刚喜欢上的食堂的饭,刚刚喜欢上的开水房,是一种新的伤感,大一的暑假就是在这种伤感中度过的。

他没有那么经常出现在学校了,我开始有些想念去年的那些时光。那天,浩又跟我一起去游泳,我总感觉他心不在焉,望着我的眼神也有种说不出的温柔。我想着,那应该是水的原因,因为水,让人柔软。

“韬,我喜欢你。”他从水里钻出来,一颗颗水珠还在顺着他的脸庞和肩膀往下滚,勾勒出近乎完美的线条,学美术的我,一直都很想把他画下来,可我还不敢动笔,我的笔触还画不出那样的神韵。

我知道他在看着我,盯着我的眼睛,可是我没有回应,难道这就是爱情吗?一个男人和一个男人的爱情,我的心一直在跳。无数个画面从我脑袋里一直经过,我想过这一刻吗?我想过。我想着浩,念着浩,可是我想念的也是爱情吗?我忽然弄不懂自己了,我从水里跳上岸,头也没有回的,一路的跑了。

我没有再联系他,就连他后来发的消息,我也不敢看。我浑浑沌沌的过了一个月,没有浩的一个月,简直就像是没有辣椒的川味火锅。

我想去见他,单纯的想看到他,我冲到他的宿舍,他的室友告诉我,浩接受了导师让他赴德国读博士的建议,已经搬出去开始准备研究论文了。

我一个人从他的寝室离开了,我不知道去哪,我突然想起,多少次我和他约好见面,他都在这座楼下早早的等我。我一个人走过学校的电影院,图书馆,游泳馆,篮球场,网球场,食堂……那每一条连起来的路上,都少一个月光下的影子。

我没有给他打电话,没有给他发消息,他曾说过,德国是他们那个专业最佳的深造目的地,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那之前跟我表白,也许会有另一个也许,可那刻的我却鼓不起阻拦他理想的勇气。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bjhoc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