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苦李

周末早晨,刚下过小雨,清清凉凉舒服的很。街口卖菜的小贩吆喝声此起彼伏,偶尔有老阿姨因为不给抹个零头骂骂咧咧,烟火气十足。

摊主是个年轻的男人,长得清清秀秀,穿的齐齐整整,面前摆着一小堆挂着薄雾的李子。他的摊子异常冷清,在热闹的街口显得格格不入。

“王戎识李告诉我啊,你这李子卖这么便宜还没人买,肯定是苦的。”言晏接过李子,摩挲了几下便放回去,“而且你这一看就不是正经卖李子的,大周末跑这来思考人生?是不是受了情伤了?”

“真是个聪明的美女,坐下聊会天?给我讲讲故事或者灌点鸡汤?”男人笑着拿出一个小马扎,递给言晏。

那时候刚读大学,我们在一个聊天群里认识。开始只在网上聊天,性格,三观都特别合,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天天聊到深夜。后来见面,吃饭,表白一气呵成,很快就在一起了。

刚在一起的时候,真的是完全按照青春校园剧的情节往下走,又作又羞涩,压马路的时候手不知道往哪放,看着他的时候脸会红,还会仰着头问你愿意给我摘星星吗。

一个月的时间,说起来也不会有多么深的感情,当时也确实是不甘心,觉着我这么好的姑娘你凭什么甩我,你要甩开我是吧?我非不让你得逞。

后来他向我坦白,从开始在一起时他就规划好了要分手。在他的规划中,他会谈一段轰轰烈烈,波折又遗憾的校园恋爱,最后和一个单纯乖巧的女生结婚。只是架不住我软磨硬泡,或许还是因为有些喜欢,不舍得分的干干净净。

于是我用尽浑身解数,开始学着化妆,穿搭,学着把握住一个度,不是很黏人又恰到好处的娇憨可爱,开始读书思考,希望自己的认知与见识能比他高上一点。

就这样整整一年,我尽我所能的一点点完善自己,每当我有一点沾沾自喜地认定他肯定离不开我的时候,他便迎头给我一记冷水。

终于,在他提出第四次分手的时候,我决定认输了。我平静地接受了这次分手,告诉他,从前我还可以认为你不愿和我在一起是没有看到我全部的好,但至此为止,我已无计可施了。

我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也哭了,也痛了,一个人也熬了下来。熬过去之后,偶尔有一丝轻松,但更多的是空虚。

那一次大概有半个月吧,他来找我了,他说他想我,离不开我,让我回来吧,还口不择言地说以后再也不会分手了,要在一起一辈子。

“不,我同意了。”言晏看着手上的李子,皱了皱眉,“那时候我习惯了被抛弃,我认为我没有抛弃他的资格。”

言晏抬手把李子丢进垃圾桶,“他是不是还是个挺有原则的人?规划好的事一丝一毫都不会偏差。按他的规划他们现在应该结婚了,两年后生孩子,也不知道走到哪一步了。”

“可能还是不够爱吧。”言晏想了一阵子,“如果真的特别爱,我应该努力把自己变成他的理想型。我不是,我是把自己变成自己的理想型,然后强迫他把理想型变成我,说起来还是有些强势的。不过当时的确觉着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而且被自己的痴心感动的不行。”

“至少你还帮他的完成了人生的一环,的确是个波折又遗憾的校园恋爱。”男人咂咂嘴,递给他第二个李子,“这个呢?”

空窗将近一年的时候,我在一个社团活动认识他,算是一见钟情吧,一眼看上去就觉着是我喜欢的型。我托人要了他的联系方式,直截了当地表达了好感,很快,我们开始尝试着见面,约会。一次看电影回来,在一个人工湖旁边的小路上,他吻了我,正式确定了关系。

后来他拿出手机翻出那次活动上我的照片,吃吃地笑,说他很早就注意到我了,那时候就是想享受一下被追的感觉。

一段时间下来,我发现他身上还有很多小惊喜,比如说六块腹肌,比如说一点点文青气质,比如说永远能接住我的梗。

我们的相处模式更像是朋友,是趣味相投相互吸引,扶持陪伴多于依靠。那段时间真的过的很舒服,聊不完的话题讲不完的段子,连吵架也和气又可爱。

我想,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一辈子应该会轻松一些,幸福一些。但是偶尔会觉得,这种生活缺少了一些情侣间快意恩仇式的相互较量,太过温和了。

那时候我们都刚找到工作,什么都上不了手,忙的焦头烂额,他和往常不太一样,有些魂不守舍,我也只当他是压力太大。

我一时接受不了,第一反应就是他是不是在以这样的方式逼我分手,毕竟不应该和我在一起这么久才意识到性取向不对。

我突然想起来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跟他开玩笑说,你这样的男孩子肯定有很多男孩子喜欢吧。他揉着我的脑袋说,真有那么多男孩子还有你什么事。

他没有看我,静静地告诉我,他昨天晚上做梦,梦见他挽着一个男生的胳膊。他说那个感情就像一层薄壳包裹着的水,扯开了一个小口,就倾泻而出了。

我从后面环住他,轻声靠在他耳边说,去吧,我不会怪你的。他眼泪一下子掉下来,钻进我的怀里,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很久以后我遇见了他和他的男朋友,那个男生不是当初追求他的那一个。我一看见就赶快躲开了,我实在想象不到撞上了要怎么寒暄,难道介绍说这是我前女友,这是我男朋友?

不过我还是看到他脸上除了我熟悉的温文尔雅,还有我没见过的神采。你看这爱情啊,真的比缘份还要神奇。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bjhoc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