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都是肉的现言霸道军人攻现代肉多

在读完几个其他比赛的获奖情况后,终于轮到了我们学校最为重视的一个比赛,也就是我参加的这个比赛的获奖情况了。 这次选出了前三名获奖者,但只有第一名能够代表学校去参加下一阶段的比赛,同时以后也会有更好的分配推荐。 第三名是隔壁班的一个女孩,她的实力也是不错的,这次能够入围也是很正常的。 下一个宣布的,就是第二名。 校长宣读的很快,我还没有来得及紧张,就已经说出了第二名的名字,“第二名,赵琴,恭喜。”校长笑了笑,看向了赵琴,示意让她上去。 我的位置在赵琴的后面,能看到赵琴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然后走了上去,看样子是对自己没有拿第一很不满意吧,不过第一..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我的吧... “张涛,第一。”正在我想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校长宣读第一名的声音,是我的名字。 我激动地在原地楞了一下,然后很快的跑了上去,站在了颁奖台的最中央,面对底下的相机还有校长微笑着递来的奖杯。 我笑了,本来我对这次的比赛还是有点丧失信心的,毕竟我有那么一大段无法自主练习的空白期,但最终,我还是顺利的拿下了比赛的第一名。 拿完了奖,照了相,下台的时候,我看到了赵琴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很冰冷,把我吓了一跳,我也是才刚刚想起来,既然我没听赵琴的话,参赛了,还拿了第一名,赵琴和邓凯肯定是不会放过我的。 下操后,我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跑到了办公室,想找下陈萌,谁知道陈萌有事儿外出,不在学校。 我回到了班里,理论课的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了,看我回来晚了,问我干嘛去了,我说去找了趟陈萌,老师听后,也没有说什么,让我回到了座位上。 整堂课我基本都在想怎么处理邓凯那边的问题,现在陈萌不在,至少我们放学之前她是回不来的。 但是到了放学的点,我要是出校门,肯定是会邓凯他们抓住的,我就是不出去,没准也会被堵到学校里。 熬完了这节课,我便直接去找洛穆了,虽说我挺不想把洛穆卷进来的,不过今天要是不让洛穆帮我下,还真的抗不过去了。 洛穆也算是稍微的有点关系的,因此帮我找点人总归还是可以的。 实际上我今天一获奖,洛穆也和我一样,猜到了邓凯会报复了,作为兄弟,洛穆自然不会不管我,我们两个稍微的商量了一下,便让洛穆先去找人。 洛穆初中的时候,在班里混的也还不错,初中毕业以后,洛穆班里的有几个和洛穆关系好的,学习差的学生,就去了社会打工,也认识一些社会青年,就这么一介绍,洛穆也自然认识的人就多了。 洛穆天生属于那种不爱惹事的人,因此就算是认识的人多了,洛穆也很少会用到这些人,平时都是请请客吃吃饭啥的,一直在经营人际关系,恰好这时候我这儿出了事儿了,能用得上了。 因为我们下午才会放学,洛穆就让他们差不多中午再过来,然后在外面吃点饭,他报销。 结果不知道学校抽了什么疯,要在学校里和另外一个学校的人来谈合作,为了成功合作,就把我们提前放学了。 洛穆的手机恰好没电了,也就是没法联系到外面的人了,不过这个时候洛穆找的那些人应该也已经开始在吃饭了,洛穆倒是知道他们在哪个饭店,去外面找应该能找到。 我为了安全起见,就在班里待着,洛穆则是出去找人,等到人来了,把我送出去再说,明天的事儿再和陈萌商量。 我本以为在班里就还算是安全的,但我最终还是想多了。 洛穆出去的时候班里的人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最后全班就剩下了我一个人还没走。 我刚想躲起来,就被出现在门口的邓凯盯住了。 因为已经放学了,而且大部分的老师都去开会了,校领导也在会议室准备着合作的谈话,因此我想逃也是没办法的。 最终,我还是被邓凯带着人把我从教室里拽了出来,然后几个人站在我身旁,把我弄出了学校,堵在了学校外面的那个小胡同里面。 胡同里,赵琴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还有其他的几个女生,都是平时跟着赵琴混的,看样子今天我是不好走了。 “你小子是不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邓凯给两个小弟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去胡同口放风,然后扭头对着我肚子上就是一脚。 邓凯原来是体校的,力气自然大,一脚直接就把我踹到了地上,一股剧痛直接就从我的肚子上传来,疼得我只能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弯着腰。 我这个动作,惹得赵琴那些女生一阵的嬉笑。 “问你话呢,你他妈是不是吧我的话当耳旁风了?”邓凯面无表情的走到我面前,不等我说话,紧跟着就是一脚踹到了我的脑袋上。 我咬了咬牙,忍住了,现在我不管是说什么,都会挨揍,就算是服软,没准被会被他们揍个半死。 我索性倒在地上,抱着脑袋,缩着腿,护住了自己身上的要位。 我这个动作,又引来了赵琴那些女生的一阵笑。 “还他么不说话。”邓凯看样子像是觉得自己没了面子,生气的朝着我身上踹了两脚,用的力气比刚刚大了许多。 邓凯踹完我,正琢磨着下一步怎么打呢,结果边上的一个小混混插进来说了句话。 “大哥,咱们把他手废了,等到下一个比赛的时候,他不是就去不了了么,学校肯定就会让第二名的嫂子上了,而且废了他手正好能还了那天他调戏嫂子的事儿。” 我一听,心里就是一冷,上次他们就想废了我的手,而且差一点就把我的手废了,这次在这儿把我的手废了,他们不是不敢干。 邓凯听后,笑了笑,扭头就捡起了一块砖头,朝着我的手砸了下来。 我一惊,立马抽回了手,邓凯的砖头砸了个空,把本就有些破旧的水泥地砸出了一个不小的坑。 “还敢躲?”邓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对着边上的几个小弟招呼了一下,让他们弄住我的手。 “邓凯,你敢!我朋友就在外面,今天你敢砸我,你就出不了这胡同!”我一看这样,立马就急了,今天我就是让他们把我打废在这儿,也不能让他们伤了我的手。 邓凯看了看我,轻蔑的笑了笑,什么话也没说,带着他的几个小弟,继续弄住了我的手,准备把砖头砸下来。 眼看我就要被砸了,突然外面放哨的一个混混跑了进来,叫住了邓凯,“大哥,外面来了不少人,看样子是社会上的,朝着这边跑来了。” 邓凯一听,脸色立马就变了,很明显,他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我口中的那些‘朋友’。 “我手机有定位,他们知道我在这儿。”我一看,有机会,立马继续吹了起来。 邓凯咬了咬牙,扭头朝着我的胸口就是一脚,把我踹到了墙根底下。 “走。”邓凯带着人,急匆匆的朝着外面跑去。 赵琴他们几个女生在胡同的最里面,也是走在最后的,临路过我身边的时候,赵琴轻蔑的看了我一眼,朝着我身上啐了口唾沫,然后紧紧的跟在了邓凯的后面,离开了胡同里面。 看着他们的都消失在了胡同外面的拐角处以后,我才勉强的扶着墙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bjhoc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