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学长不可以在这里h

猎头,一个神秘而又高大上的名词。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一个大学笔毕业,混在夜总会的小小舞男,也会被猎头盯上。 我工作的场所叫富丽豪庭,是望京最大的一家夜总会,权贵云集,每到黄金时间,香车美人灯红酒绿,妖娆与妖媚缭绕,人间繁华不过如此。 夜总会三楼,只接待女性客户。 明灭不定的大堂,漂浮着淡蓝色的光雾,一个浑身上下穿的只剩下一条黑色裤衩的男人在舞台上热情甩动着臂膀,台下的女人对着男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她们眼中尽是调侃和迷离,议论着台上男人精装的肌肉,也在议论他凸起的一团。 音乐结束,我走下舞台。 额头上满是汗水,却也更显荷尔蒙的味道。 一朵朵鲜花向我砸来,还有女客户的尖叫,马爹利蓝带,芝华士像不要钱的白开水被她们启开,咕噜冒着泡沫向我喷来,淋透了我的全身。 全场嗨到爆了,站着角落视察的经理微微一笑,很有绅士风度的走来,朝我偷偷比了个大拇指:“徐木,看来今天又是你业绩第一。” 我摇了下头,走到后台稍微整理下,“经理,你知道我家人病了,这点钱根本不够。” “所以啊,这不有好事嘛。” 经理朝我嘿嘿一笑,比了比门外,说道:“看到六号桌没,三十出头那个女人,连续五六天来了,每次都给你送五六个花篮,没一天落空!” “今天我斗胆问了,那女人点头了,说要包你一夜,这个数。” 价钱还没讲出来,杨经理看到我皱眉的眼神,连忙解释道:“兄弟别急啊,我知道你看不上那些老女人,但这次这个不一样,要不是我有妻儿老小的,我都动心了,可人家也不一定看得上我啊。” 随着经理皮笑肉不笑的语气,他拉了一瓶酒,递给我:“你自己给她送去,瞧瞧人再说。” 我满心不情愿的被经理强拉着走过去,经理刚站好,就谄笑一声:“吴女士,这就是小徐了,他听说您都来给他捧场好几天了,特来给您道个谢。” “哦?” 女人幽幽一身,声音很有东北女人的那种风情。 经理走后,我瞄了一眼坐在卡座上的女人。 这是一个30多岁的女人,长着一张艳丽而又不妖的面容,眼睛乌黑有神,像是能看穿人心,坚毅挺直的鼻梁,略微薄软的红唇,再加上一身得体的酒红色深V旗袍,使得完美的腰肢和后臀,若隐若现。 我不禁砰然一跳,有点心动。 “小徐?” 她直勾勾看了我一眼,嘴角似笑非笑,拍了拍旁边沙发空着的区域“坐。” 我坐了下来,客套一声:“吴姐,多谢你看得起我。” “那是你本事。” 吴姐微微一笑,身躯侧过来,我问到一股暗香,是成熟女人才会喷的香水,带着迷或人的气息,吴姐凑到我耳边,吐气如兰:“陪我喝点。” 我点点头,娴熟的给吴姐做了杯“深水炸弹”,见我的架势,吴姐咯咯一笑:“小帅哥,晚上你是要灌醉我吗?” “吴姐,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嘛。” 既然都陪上了,我也很快进入自己的角色,嬉笑着凑过去, 接下去,我和吴姐开了三四瓶洋酒,一杯接着一杯,最后两个人都喝的有点微醺,聊到开心处,随着音乐响起,吴姐走到舞池中央,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腰部和后臀,丰腴的身材不知吸引了多少舞男的目光,但吴姐却对他们没有一点好眼色,推开人群走了回来。 她的脸颊有些绯红,带着热舞过后的激动,翘起二郎腿,啪一声从坤包里掏出一叠钞票丢在了酒桌上。 “小帅哥,晚上跟我一起走呗?” 吴姐媚眼如丝的看着我。 “吴姐……我……” 我看着那一摞子钱,狠狠吞了下口水。 说实话,我来富丽两三个月了,但我从来不陪那些老女人,就算她们出在高的价我也不愿,因为我骨子里嫌她们脏,但今天的吴姐,却让我没了拒绝的心思。 半个小时后。 我换了一声休闲装,吴姐一只手搭在我的胳膊上,两人好像情侣一样走出了夜总会。 凌晨一点,寒风冷夜。 “会开车不?” 吴姐走到一辆酒红色的捷豹跑车,拿出钥匙扣朝我比了比。 我点点头。 香车美人! 握着跑车的方向盘,我心生豪情万丈,但看了眼身边的女人,心情又一瞬跌落谷底…… 车不是我的。 女人? 她是我的金主。 就跟男人玩女人一样,今天我也注定属于被玩的那一员。 紫阳大酒店,开好房后,我一手揽着吴姐进了房间,她似是有些醉了,脚步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床上。 我一个用力拦住她的纤腰,近距离接触下,我几乎看得到吴姐红唇上沾染的点点唇膏,脑海一轰,我一只手紧紧搂着吴姐的脖子,寻着那火辣红唇主动吻了上去。 我热情的嘴唇刚一印上吴姐的双唇,立刻就发现怀里的佳人身躯一颤。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bjhoc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