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生理需要_快穿女主被多人np_污力十足的小短文

赵大师轻叹了一口气,回过头来对我说道:“你这几天最好离寺庙之类的地方远一点儿,天黑之后千万不要出门,还有孙倩,你这几天还是请假吧,好好休养身体。” “大师,能不能……能不能抓到那只鬼,别让她继续害人了?”孙倩弱弱的说,眼角还有似落未落的泪珠。 赵大师摇摇头:“不行,这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能做的,就是别让这件事情发展的更糟,若是强行出手,也是落不得好下场的。” 看着孙倩的眼睛暗了下来,我的心也沉了下来。 赵大师那么厉害都这么说了,那我岂不是没救了? 我若没救还好,毕竟事情是我三叔惹下的,但是孙倩……她的清白可就这么被我毁了…… “铃铃铃……”正想着,一阵刺耳的铃声打断了我的思路,是千奇的电话,他拿起电话,在取得赵大师的同意之后按下了接听键,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着千奇越来越黑的表情,我知道,又有麻烦了。 “有个女孩过来报警,说是遇到了鬼,我们……现在怎么办?”千奇支支吾吾的说。 我知道,如果是在以前,千奇要是接到这样的电话,一定会觉得荒唐,毕竟之前的千奇可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经过了这些事情以后,鬼,这个词,在千奇的心里有了本质上的变化。 “这个女孩在哪儿?”还是赵大师镇定,问出了问题的关键之所在。 “就在门外。”千奇说着,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她说是跟着顾清过来的。” 千奇的话刚说完,我就想起了之前那个差点儿撞到了我自行车上的女孩,只是,她跟着我过来又怎么样? 她总不知道千奇的电话吧。 现在在这里怎么想也不会想明白的,还是出去看看,跟在赵大师和千奇后面出去之后,我看到一个女孩正站在赵大师家的大门外哭的梨花带雨,看见我出去之后,将一个手机递给我。 我一看,咦?这不是我的手机吗? 再一摸口袋,我的手机果然不见了。 女孩断断续续的说:“你刹车的时候身子侧过去了,手机从口袋里掉了出来,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你就已经走远了,我追着你跑了好几条街。” “那你昨晚……” “没什么,我在门外呆了一晚……”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要说不内疚是不可能的,昨天的时候我还在埋怨女孩在这个时候找我帮忙,可是人家为了还我手机追着我跑了几条街不说,还在外面被冷风吹了一晚,我真的太不是人了。 “对了,你昨天遇到了什么问题?”我问道,昨天,女孩可是十分惊慌的站在我面前,而且今天早上又报了警,究竟是什么让她如此害怕? 一听我的话,像是勾起了女孩不好的回忆,她的语气也变得低落:“昨天我正在睡觉……梦见和鬼……那个……那个……昨天晚上又梦到了,醒来之后害怕的不行,翻开你的手机,本来想报警,结果看到有一个备注是警察,然后就打了过去……” 赵大师拍了拍女孩的肩膀,说道:“没事儿的,鬼不可能和你……你不要担心,就是普普通通的做梦而已,回去睡一觉,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都抛开就好了。” “真的吗?”女孩抬起头,我看到女孩的眼睛里有什么在发光,亮闪闪的,也许,这个东西当然名字叫希望。 “真的,我赵铭什么时候骗过人?”赵大师微笑着说着。 送走女孩之后,我和千奇分别和赵大师告别,孙倩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但是她却说什么也不留在赵大师家里,虽然赵大师一再强调就算孙倩呆上十天半个月也不会给他添麻烦。 出了大门,刚走了没几步,一个人就拦住了我的去路。 看他手上还拿着洗车的一系列工具,看来是刚才正在洗车了。 “兄弟,你这称杆在哪儿买的?”男人的一双鼠眼直直的盯着我手里的称杆。 本来婚礼已经完成,要这称杆也没有什么用,但是我刚才看着称杆古色古香,居然越看越喜欢,就拿了出来。 “这个啊。”我晃了晃手中的称杆,“这个是别人送给我的,怎么,你喜欢啊,送你可好?” 我笑着打趣,男人也陪着笑:“兄弟,实不相瞒,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手里这个东西,可能是唐朝流传下来的,至少值这个数。” 看着男子伸出的五个手指头,我惊的下巴没掉下来。 要知道我一个月的生活费才不过几百块钱啊,敢情三婶是送了个古董给我? “要不……你这东西买给我怎么样?我知道路子,也让着宝贝不被埋没。”男人提议道。 其实,要怎么处理这个称杆我还真没想好,就这么拿回宿舍可能会被其他人当成神经病吧,既然这个男人想要,不如送给他罢,至于什么五位数和我有什么关系啊,这钱虽多,可拿着也不踏实啊。 “你要喜欢就拿走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用处。”我将手里的东西递给男子。 “真的?”男子欣喜若狂的接过。 “骗你做甚!” “好,兄弟,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叫廖永昌,住在城西的小村子里,平时捣鼓古董,以后兄弟你有什么好货,尽管拿着来找我,能比别处多拿到三倍的价钱。” “嗯。”看着男人喜滋滋的拿着称杆离开,我的心里五味杂陈,现在,连钱都钩不起我的兴趣,我是不是真的离死不远了? 还没有回到宿舍,我的电话就又想了起来,我慵懒的按下接听键:“喂?” 是赵大师的声音。 “顾清,那称杆去哪里了,你看见没?” “称杆?” “嗯。” “我送给一个古董商人了。” “你个混小子,你送给谁了赶紧给我要回来,沾了阴气的东西居然都能随便送人,要是惹怒了那女鬼,不仅你我死无葬身之地,就连那古董商人也脱不了干系。” 赵大师的话犹如一个炸雷在我脑中一震,我真的没有想到还会这样,现在的我,也未免太晦气了吧,送个东西都能让人家莫名其妙的摊上事儿。 “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赵大师焦急的说,那个古董商人有没有告诉你他住在哪里? 住在哪里? …… “好,兄弟,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叫廖永昌,住在城西的小村子里,平时捣鼓古董,以后兄弟你有什么好货,尽管拿着来找我,能比别处多拿到三倍的价钱。” …… “他好像住在城西的村子里……”我回忆着男人的话,不太确定的答道,当时我也没有注意听,依稀记得是城……的一个村子里。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bjhoc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