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松太紧动不了叫出来amp038办公室撅着调教羞辱

“对不起,是我说话没分寸,一下就伤害到你了。”见她没反应,我就继续的补充说着。 她并没有表现出一丝肯原谅我的意思,而是朝着我大吼道:“你骨子里都认为我是个浪荡的女孩,对不对!” “我没有,都和你说了是误会,你……你在足浴城这样的一个地方,而且还去买那个东西,我……我一时就想歪了。”我摇摇头,并不是她说的那样,断断续续的辩解道。 “呵呵,那你还在成人用品店卖东西,我是不是可以说你也是个做鸭的。” 对于我的解释,她根本不听,反而是冷嘲热讽了起来。 我发誓这样的感受很不好,被她这么一说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知道她这是埋汰我。 见我没话了,她就越过我想走进图书馆,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的,脑子一抽就立刻拉住了她的手,把她给拉了回来。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打在我的脸上,打的人自然就是顾琦。 我愣住了,没想到她会忽然打我。 “滚,楚枫我不想再见到你,你赶紧松开我!” 顾琦那冰冷的口吻让我害怕极了,手不自觉的就慢慢的松开,她迅速的挣脱,给了我一个鄙夷的眼神,就赶紧的走进了图书馆里。 我还傻傻的愣在原地,摸着自己还有些痛的脸颊,似乎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刚才她那坚决的样子让我久久挥之不去,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以至于让她如此的恨我,那一句“我永远不想在见到你”就好似在我心口上剜了一刀,真是痛到了骨子里。 不过让她打了一巴掌,我这心里多少也少了点负罪感,可心里有些许的不甘,因为刚才的一巴掌彻底的切断了我和她的可能性,从今以后我和顾琦再无可能,更别奢侈去想什么屌丝逆袭的奇迹发生在我的身上了。 随即我自嘲的笑笑,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小屌丝,干嘛去幻想和顾琦这样女神在一起呢! 我心情极其的郁闷,就打算回教室趴着睡觉,快到教室的时候就透过窗户,看到陈龙这一帮人在教室里,想起了之前无意撞破了陈龙和董小宛的好事,被他一顿的暴打,心有余悸,犹豫了下就还是不进去了,谁知道他是不是在里面“办事”? 放弃了回教室的打算,就决定随便的转转,然后等着体育课下了之后再回去吧。 漫无目的的在学校闲逛着,可心里却无法平静下来,一想起了陈龙,我就感慨老天爷的不公平。 同样是同年龄的男孩子,为什么我和他得到的待遇就是天差地别?他可以是被人簇拥的焦点,我却是不起眼的存在;他可以泡漂亮的文艺委员董小宛,我却要一个人撸一辈子。 我不禁想要对着天空大吼一句,凭什么? 就凭着他那显赫的家庭背景,有着能干的爸爸和妈妈,就能自动的获得了美女和关注了吗? 一想到这些,我就恨死了我那从未路面的妈妈,她怎么忍心抛下我不管,忍心看着我这么多年过着不如狗的生活! 她根本就不配做一个妈妈! 我狠狠的咬住牙,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哭,因为根本是没人会心疼。 …… 下午放了学,我是是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里,客厅里王晓晨这个刻薄女人正在看电视,见我回来了,“快去给我洗衣服,听到了吗?” 虽然她的语气依旧是这么的让人不爽,但是我因为顾琦完全没了精气神,也懒得和她斗嘴了。 轻声的应了声,就看都不看她,直接来到了浴室这边,就看见篮子里有一堆的衣服。 她是百变精灵啊,这才几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衣服? 不过我看了一会发现有点不对,这……怎么这么多的制服? 护士,警察,空姐等一系列的制服都有,她拿这些干嘛,是拿来取悦那些老男人? 看着这些让男人为之一振的制服服装,我立刻就不淡定了,脑子里开始幻想起了她穿着各种制服的样子,尤其这些制服配上黑丝袜的话,哇,那肯定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唯一可惜的是,这些衣服里面竟然没有她的内衣裤,不知道是不是她对上次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忽然我脑子里冒出了疑问,这么些天我都是看着她是待在家里,那穿着这些制服是给谁看的? 这当然排除了我,她要是想穿制服给我看,除非太阳一直从西边升起。 把衣服通通的放进了洗衣机,点了按钮,洗衣机就开始工作了,我要做的就是在它清洗完成之后,负责扭干晾出来就行。 其实过程也不算很繁琐,也不算累。 王晓晨这个懒女人偏偏就是命令我帮她洗,说是她的双手哪里去做粗活的手。 对此我真想和她说去年买了个表! 把衣服洗好之后,我从浴室出来就看见她靠在墙上,双手环胸,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让人看了很不爽,但是谁叫这婆娘是王叔的小姨子呢! 地位可比我这个战友的儿子高的多! “喂,昨天你好像还没把卖东西的钱给我啊,我不说你是不是打算独吞了?”她又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强势的要我把昨天的营业款交给她。 经过她这么一提,我才猛然的想起了店被砸的事情,心里立刻慌张了起来,一时就有些难以开口。 见我没有回答她的话,以为真的是像她说的那样,走过来揪着我的领子,霸道的对我说:“臭小子,你胆子还真的肥了,居然敢私吞营业款,姐夫知道了肯定把你赶出家,识相的快点交出来,我可以当没这回事。” 瞧着她那嚣张的嘴脸,我心想干脆也就豁出去了,死就死吧! “昨天没有营业款,我拿什么来交给你?”我不紧不慢的回答着。 她一听就狠狠的瞪着我,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胡说八道什么,莫非是你小子偷偷去偷懒了,没有开店?” 我也是佩服她的智商,想着自己在她眼里的形象到底有多差啊,怎么都找我的原因,难道就想不到是别的原因吗? “晨姐,我哪里敢偷懒啊,是昨天店被人给砸了,自然是没有收入了。” 她松开我的领子,狐疑的打量着我,像是思考着我的话可信不可信? 我于是就把昨天那个黄金贵来砸店的前后都告诉了她,没想到她上来就是打了我一个耳光,有些生气的说道:“你是个哑巴啊,当时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心里不禁嘀咕了句,打给你有毛用,人家可是有十几个人,都是社会上的混子。 不过我自然不敢顶嘴,只能是默默的挨了她这巴掌,感觉特郁闷,我今天特喵的居然挨了两巴掌,还是左右开弓的,还都是女人。 我招谁惹谁了? 接着她皱了皱眉继续问道:“那你有没有报天河帮李鬼的名字,还有对方是什么人?” 我也不敢怠慢赶紧的就说,“当然报了,可是对方根本不放在眼里,还说那个李鬼已经被警察抓进去了,现在是他罩着夜场一条街,他走之前好像说他叫黄金贵。” 黄金贵?王晓晨嘴里喃喃的念了几句,忽然眼睛里闪过一抹恐慌,像是记起了什么,随后又恢复了镇定对我说:“那这几天你先不要开店了,上你的学就是了。” 老实说她的反应让我有些吃惊,虽然是一下子,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刚才的那少许恐惧是发自内心的,难道她之前和黄金贵打过交道? 既然她都这么发话了,我自然是没有意见,估计她的处理办法就是告诉王叔,让他来处理这件事。 我也可以抓住这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好好的放松一下。 过了一会,她丢给我一瓶药油,我看着有些呆住,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别多想,看你额头还有脖子那里还有些淤青,给你药油擦一擦,我可不想姐夫回来说我虐待你。”她冷冷的解释着。 但是我很想反驳一句,之前动不动就打我耳光,对我凶巴巴的,指挥我做这做那的,这些难道不是虐待是什么? 不过此刻我觉得她性格不那么尖酸刻薄,对我好点的话,还算是一个好女人!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bjhocy.com